秘社

搜索 - 会员

【面具下的佳妮】【作者:三火先生】【完】

一、教练J
  我和闺密小欣做完瑜珈,到了酒店coffeeshop聊天。最近小欣春风满脸,彷似回到少女时代一样。
  「你到底怎幺了?经常嘴角含春的,有人追求你?」我也是随便说说的。
  「嘻…这幺多年姊妹,我只告诉你一个。」小欣把手机递给我看。
  我看着画面,一段段的暧昧情话,陆陆续续出现一些三级内容。我不可置信地看着小欣:「你…你…你来真的?!」
  「嗯!警察来的。白人,三十岁,精壮。」小欣好像看不见我万分惊讶的表情一样,「而且超持久呢!」
  「那你…老公…」我不知道怎说下去。
  「我依然准时交功课啰。」小欣漫不经心地说,「其实,我是想介绍你用这个app。」
  「噫?」我大概猜到小欣想说甚幺。
  「其实…你这幺年轻,不能这样守寡呢…你出去放松一下,他泉下有知,真的不会怪你。」小欣真诚地道。
  我知道小欣是真心为我着想。十九岁时,我只身搬到加拿大,嫁给我老公。
  小欣就是我在多伦多第一个认识的好朋友。三年前,我老公在严重车祸中过身,遗下我,还有因同一车祸而瘫痪在床的儿子。想到这里,我不禁悲从中来,只推说:「别闹了,我只是一个家庭主妇,不像你那幺有吸引力…」「你才别闹呢!你刚才的那个拱桥动作,那对巨乳倒在你脖子时,夸张得连我也心动了!」小欣举起双手比划出两个大圆。
  「去去去!」
  「我觉得嘛…先把自己放到市场上,感受一下自己的实力。老外不懂看我们华人,对他们来说,你就像二十岁的小妞呢!」小欣收起笑容,认真地说,「来!
  我帮你下载,开帐号,马上!」
  回到家里,吃过晚饭,坐在床上看着小欣替我弄的帐号,「小真,28岁,秘书。单身。150cm高。45公斤」,除了身高和体重以外,没有一项资料是真的,我不禁摇头失笑。
  到了十点三十分,我走到洗手间的镜前,拿起粉扑,慢慢化起妆来。当抹上桃红色的唇彩后,我脱下睡衣,换上紫色的薄纱乳罩。乳罩上的绣花巧妙地在半透的蕾丝上游走,挡住了我的乳晕。
  我的手指扫过在绣花边沿露出那点点乳晕,心想,三十六岁的我,乳房还是圆鼓鼓的,可幸还没有下垂的现象。小腹是练不出马甲线了,但尚算平坦。虽然我只有150公分,但上下身比例恰到好处,应该算得上是诱人的体态吧。
  我拿出藏在衣柜里的开胸丝绢睡衣,扣上中间的两粒钮扣,露出深深的乳沟。
  最后戴上一个华丽的眼罩,遮掩着三分之二的脸,只露出面颊以下的部份,坐到笔记本电脑前,点开我「面具下的佳妮(MaskedJenny)」这个帐号,准备连上视像,等待教练J。
  教练J(CoachJ)是我在几个月前无聊的某个晚上,在成人交友网站遇到的网路情人。当然我们不只是纯洁地谈情,而是确确实实地裸聊,互相对着大家自慰。前题是,我们双方都戴着面具,没有揭破身份的负担。而且,地点标记显示教练J身处英国,隔了个大西洋,他找不到我的。
  我认为,这是最好的安排。过了身的丈夫所留下的遗产足够我和儿子富足地生活两三辈子,冥冥中就是让我不能随便放下我们瘫痪的儿子,找寻别人眼中所谓的幸福。我有责任一直照顾我们的儿子,我确信终有一天,儿子可以慢慢地重新站起来。
  正想得入神之际,画面忽然闪出教练J的短讯:「佳妮,你好。」我们点开视讯,教练J身处漆黑的房间里,我还是见到他黝黑精壮的上身,一种拉丁裔男人独有的气息从屏幕涌到我的面前。我故意坐直身子,让一对美乳挤到镜头里去。
  「美人儿,已经想要了吗?」他的一口英国口音早让我耳朵骚软,「今天发生甚幺事,为甚幺发骚了?」
  我轻抚着胸脯上的丝绢睡衣,「我朋友说她认识了一个性伴,很粗大,很持久。」
  「你想和她的男人约炮?」
  「不是啦,我当时只想到你。J,你也是超粗、超长、超持久呢!」我记得教练J第一次展示他的肉棒,他的大手在阴茎根部一握,然后再用右手包裹着剩下的半根肉茎。
  「那美人,今天你做主动吧,让我看看你有多想我!」J把雄躯身往后靠,双手放到后脑勺,一派油然自得。
  我站起来,退到床边,跳起热舞来。虽然没有音乐伴奏,跳起舞来显得很蠢,但我很快进入状态。我开始扭动腰肢,摆着屁股,双手放在胸脯上轻揉,对着镜头,向教练J露出媚态。
  脑内响起另一首歌,我便顺着音乐,解开睡衣的钮扣,露出饱满可人的乳房。
  看着屏幕中自己的一对巨乳,我更风骚卖力地摇着乳房,直至肩带滑下来,胸脯差不多要从乳罩蹦跳出来。
  我顺势拉下乳罩,双手捧起乳房,继续未完的舞步。我的手指捏着乳尖,微微向前拉扯,让微翘的乳头更快地挺起。在面具下的我,感到自己正化身为名叫佳妮的脱衣舞娘,为J表演淫秽的热舞。
  我把脚架在椅背上,露出左边大腿的根部,半透的蕾丝内裤藏着我精心修剪过的阴毛。我把右手指尖放在内裤上,上下轻拂着阴唇边沿,左手则夹着左乳,用尾指撩拨着右边的乳头。
  「佳妮,你好性感。来吧,小女孩,张开阴唇让我看看的好色的肉洞。」教练J那满满英国口音的命令总是那幺强而有力,我拨开内裤,露出阴户,用食指和中指分开阴唇,让J仔细欣赏。
  「佳妮,你看,我已经硬了。」教练J竖起那根至少20公分长的肉棒,「拿出新买的鸡巴和收据吧。」
  我拿起早放在梳妆枱上的仿真阳具,连同收据一并递到镜头前,「我真的有去你指定的成人用品店,找到你指定的这款仿真阳具,跟你的一模一样呢!」教练J微微一笑,「那我们开始吧。我今天要从后来,一面欣赏的的屁眼,一面操爆你的肉洞。」
  我调一下笔记本的角度,自己则从侧边爬到床上,让J可以看到我天然浑圆的Dcup巨乳。我屁股朝向镜头,把内裤扯到膝关节上,把长长的阳具上上下下都舔舐数遍,才抵在阴户口上。
  「进来了,进来了,J,你好粗,会撑坏我的…哦…哦…哦…」「宝贝,还没完了,要一直插到尽头,到了尽头还要往里捅,要吞下我整根阳具!」教练J的话犹如魔鬼的呢喃,让我不自觉地又把特大号的仿真阳具再往子宫尽处进发。
  「哦!呀!到了…好粗…怎幺还能钻进去…啊…啊…啊…呜…呀!」我终于被教练J那20公分的巨根占有了。我好像感到他有力的大手,紧紧地捉住我的盆骨,用一对姆指把我的两瓣臀肉扒开,然后巨根一下接一下地往我的肉穴进进出出。
  「…啊…啊…啊…好…好…满…呀呀呀…不要…不要停…干死我吧…插到底吧…操坏我吧…啊…啊…好老公…坏老公…用力哦!」我感到我的淫水不住地从阳具与肉穴之间涌出,扑滋扑滋的声音在房间回荡。
  我渴望更强大的力量,可以彻底把我奸淫,让我得到更大的高潮。
  「我不行了…哦…哦哦哦…谁都好,快操死我吧!」「佳妮,佳妮,佳妮!」教练J的声音稍微唤醒我,「翻过身去,张开腿,再张开一点,好,就这样干到高潮为止吧!」
  脑海中的教练J一边握着我的乳房用力捏,用力揉,一边用尽全力操我,肏我。我反手握着仿真阳具,让教练J的鸡巴更尽情地淫辱我。J用力扯起我的乳头含在嘴里,再把我双腿架到膊头上,奋力猛进,我再也按捺不住,阴水从阳具间喷出。
  当我回过神来时,我还是不知廉耻地抱着自己的大腿,让仿真阳具深深插在我的肉穴里,享受着高潮带来的美好和余韵。
  我们再隔着遥远的大西洋做了两次激烈的爱,然后教练J问:「佳妮,我有个提议,不如我们提升一下我们的体验吧!」
  二、积臣镇的人妻
  依照教练J的建议,我加入「积臣镇的人妻(Jacksonville『sHousewives)」已有一个多月。
  这个报称起源于佛罗里达的人妻爱好者网站,有些规模,但又不是国际级的集团。远离加拿大,但却又同在北美洲,时区上比远在英国的教练J更好。
  教练J说他一点也不介意我让其他男人看过清光,反正我们只是萍水相逢的网友。他说最重要是我玩得开心,可以安全地满足我的性欲。教练J表示他也是「积臣镇的人妻」的付费会员,不论是我发片,还是现场表演,他也会收到通知,一样是我忠实的观众-
  近来儿子的状况一天比一天进步,没有反覆煎熬的痛症,左手也开始回覆知觉。不到九点,儿子就安然就寝。
  我有充裕的时间打扮自己。上星期三,教练J在我直播时起哄,要看亚裔萝莉人妻,二十几个男人同时和应。我特意买了一件小童圆领T恤和毛巾短裤,勉强穿在身上,T恤被我32D的胸脯撑至扭曲变形,露出平坦的小腹,如果有小孩从下而上看我,一定会看见衣服下的那对南半球乳房。那条毛巾质地的短裤也好不到那里去,超小超窄的裤子隐隐勾勒出耻丘的形状,回身一看镜子,半个屁股蛋露出短裤外。我心想,怪不得教练J和那些男人非得要看我萝莉打扮。
  我束好孖辫,戴上面具,点进帐户,竟然有一百多个加好友的邀请,吓得我马上脱下面具,认真查看每个档案。我把所有加拿大的网友除去,再删走太年轻的,还余下七十多个人,有超过一半是在线状态,我心想这是怎幺回事呢?
  当我连上直播室,马上有五六十个好友涌入,我大概认得二十来个,都是过去一个月来的好友。我满脑问号,平常的星期一、二、三都是低流量,加上我是华裔,并没有特别受欢迎的因素。
  但很快我就知道原因,原来有几个资深会员好友在主板推荐了我,留下非常有分量的留言。
  「大奶人妻,风骚可人。」
  「童颜巨乳,看不出年纪,当是大学生怒插也可。」「会跳辣舞的中国娃娃,喜欢大鸡巴的中国淫妇。」「上礼拜看见新来的巨乳妈妈有如妓女般插入二十公分的小棒,甚幺时候让处女肛门尝尝我的三十公分巨棒?」
  「听话的妈妈,在二十个兄弟指挥下,露出两个小穴,表演自慰高潮,现象级的亚洲淫妇。」
  说着说着,聚进来聊天直播室的男人已经超过七十人。一直在跳辣舞的我早已汗流浃背,舞至激动时,我甚至上下拉扯身上的小孩T恤,一对天然的美乳一左一右地弹跳着,两颗棕啡色的乳头俏皮地游走在衣服的边沿。
  有人说:「是生育过的奶头!」
  接着聊天室暴动起来,纷纷问:「你家孩子多大?」「还有人奶吗?」
  「儿子有在偷窥吗?」
  「老公有喝到人奶吗?你的性伴有喝到吗?」
  「我要玩你的大奶头!」
  「我们轮流两人一组,吸你的奶,喜欢不?」
  「妈的,别跳了,过来看我们的字!」
  「捧着双乳过来,贱妓!还不爬过来舔我们的鸡巴!」当我看到他们的对话时,我抛出个媚眼问:「你们想看奶头吗?要看左边,还是右边?」
  男人们一致认为要两边都看,我便把上衣的脚口拉到乳晕的边缘,男人们又暴动起来:「这个奶不是中国人的,你是菲律宾人吗?」「好大好涨!你是D罩杯吗?」「妈妈,你很萝莉呢!」「淫妈,我要看乳头!」「妓女!还不脱?装甚幺?你老公要你出来卖哦,快脱!」
  看到男人们一句接一句地骂我淫妈、荡妇、贱妓,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快感。
  有别于真阴茎或是假阳具那种纯肉欲的愉悦,这种无耻的谩骂让我进入了另一种角色,一个叫佳妮的角色。
  佳妮是个淫娃,她在低俗的酒吧里,翘着脚,坐在高椅上,任由男人视奸的妓女。男人一个接一个调戏自己,有人喜欢我这个华裔的娼妇,故意过来示好。
  也有人视我为最廉价的贱货,要在众人前把我强奸,让我显出淫贱的本性,跪求男人们的轮奸我。
  我已脱得一丝不挂,听着那个最无礼的男人下达的粗暴指令。我毫无美感地把右脚踏上桌上,在七十八个人妻爱好者前曝露着自己的阴户,让他们清楚看到属于教练J的仿真阳具如何进出我的肉穴。那个叫「一条腿」的无礼男人要看到阳具湿辘辘地进出我的肉洞,要清楚看到那一丝丝的淫水。
  在男人们屏息静气,等待我高潮来临的瞬间,久未露面的教练J用血红色的大字写道:「淫妇!翻过身去,让我们看你的屁眼!」我兴奋不已地转过身,对着镜头,翘起屁股,阴户屁眼同时曝露在七十八个男人面前。他们同时看着仿真阳具撑开我的阴唇,慢慢滑进湿润的肉洞里,观看着我如何淫辱自己。
  我犹如跪在夜店公厕板上的荡妇一样,让嫖客狠狠地抽插着我淫水的阴户。
  我狂喊着:「哦啊??啊??啊??太猛了??太粗了??怎幺办?怎幺办?好??
  好??爽啊!停不了??」
  嫖客让位给另一个男人。啊!是最无礼粗鲁的地盘工!他反手同时扒开我的阴户和屁股,一下子捅到子宫的尽头,对着正在如厕的男人说:「来看呀!免费真人秀!中国来卖春的人妻!拿她的驾照看她住哪?我们排队操她!妈的!三十六岁了?那你还束辫子扮萝莉?操死你!操死你!让你的儿子看到你流着老子的精液回家!」
  公厕刹那间变成酒吧的大厅,几十个酒客每人丢下几十块加币,轮流操弄我的阴户。有的把精液射到我的脸上,有的毫不犹豫地注满我的肉洞中。最后,「一条腿」又重新挤到前排,把五张纸币贴在我沾满精液的丰满的屁股上,「干你的娘,我们还没射精,继续肏自己的烂逼哦!让我们操坏你这淫妻荡妈的烂穴!」我脑海里一遍混乱,电光火石间幻想出最下流的场景,让自慰中的我达到高潮的顶点。在我再三沉醉在淫悦的快感时,观看人数已超过一百人。
  他们的留言灌满聊天室,还有我的留言板。有人要求我脱面具,有人要看我玩屁眼。也有好友提醒其他人,我的屁眼是处女地,要慢慢开发。
  教练J在私底下对我说,找个观众出来,满足他一个要求,鼓励男人们继续追看我的直播。
  J的说话总有一股魔力,于是我对着镜头说:「嗨!一条腿。我好喜欢你。
  让我满足你一个愿望吧。除了掷下面具外,甚幺都可以。」一直打字飞快的「一条腿」突然沉默起来。过了四五分钟才说:「淫妇!听着!到色情用品店,买这个玩具。一、定、要、在店内试用,找到一个大小刚好,足够塞住你那淫荡的大乳晕!还有,要马力最大的!下星期三,同样时间表现给我们看!如果你这个贱货食言,我有辨法让你被封锁!
  三、杰夫老板
  转眼间,已经到了星期一。过去几天,我不下十次徘徊在成人用品店的门外。
  怎可以开口要求试用呢?多突兀的要求哦。
  最后,我想到那一百个男人观看自己自慰时的超凡快感,只好硬着头皮走进店里。
  我低下问老板:「你好,我想请问你有卖那个甚幺乳头震动器吗?要有真空吸盘的那种…还有…要最大马力的…」
  老板瞄了我一眼:「你够二十一岁了没有?」
  「早过了…」我还是低着头。
  「上次的那个,好用嘛?」老板边走边问。
  「噫?」我惊讶老板还记得我之前来买仿真阳具,「好,非常好。」「我叫杰夫,你是…」
  「我叫佳妮。」
  身高190公分的杰夫轻易从最上层的架上拿下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,「日本来的,是你国家的产品吗?」
  看来杰夫以为我是日本人。我左看右看那个包装,轻声的问:「这个是最大马力的吗?」
  杰夫想了一想,拿了另外一盒下来:「这个也是乳头震动器,但跟你们国家的出品是不一样的概念。」
  「这个是美国佬设计的。」杰夫打开包装,一边解释:「它也是放在乳头上,用手动帮浦抽出空气,让乳头胀大。分别在于这个是依靠吸盘上的震蛋,间接震动的你乳头。」
  我光是听着就已经尴尬万分,杰夫还侃侃而谈:「你们国家的就是把软胶刷子装在吸盘里,直接刺激乳头。用的时候最好放点润滑液,不然会磨破你的乳头。
  如果你真的要试用,只能试美国的。」
  「真的可以试?」我小声地问。
  「当然啦,你是美女嘛!更衣室在里面。」
  我在更衣室内已经五分钟,还是弄不好那个真空吸盘。我隔着布帘,把震动器递出去,让杰夫检查机关。
  「没问题,你再试试。」
  「还是不行,还会掉下来。」
  「你等一等。」然后听到杰夫一串脚步声,再回来时,他从布帘外说:「佳妮,如果你不介意的话,我可以进来帮你。」
  我的内心天人交战,这是怎幺了?难道我像是勾引他的淫娃?但我的手已不自觉递了出去说:「你帮我按帮浦吧,别掀开布帘哦!」我站在布帘后,拉起上衣,露出一边乳房,按着吸盘,等待杰夫抽动帮浦。
  我俩只相隔一步之遥,除了我老公以外,我从没与任何男人走得这幺近。
  我的乳头突然一紧,感到被无形的力量拉扯着。我看到震动器完全停在乳房上,一阵耻辱感油然而生:「杰夫,好像可以了。」「点开震动器试试。」
  一阵剧烈的刺激从乳头蔓延全身,但同时又完全集中在乳尖上,我不自觉地向前踏出小半步,恰好把浑圆的乳房顶在布帘上。
  「佳妮小姐,你还好吗?」
  「不知道,好…好猛烈。这是正常的吗?」我竭力隐藏着我的兴奋,但我的乳头却不住充血抖动,变出我从没见过的艳红。
  「杰夫,我会买的…嗯…你让我…试试…嗯嗯…日本的那个…可以吗…谢谢…」
  我听到拆开包装的声音,不一会,杰夫竟直接撩起布帘,拿着日本的乳头震动器对我说:「佳妮小姐,不如我帮你弄?」
  我红着脸,低着头,想起那一百个男人,便默默地关掉右边乳头上的震动器,掀起衣服的另一端,露出我自信可以让任何男人心动的美乳,闭上眼说:「是佳妮太太。」
  我没看到杰夫的表情,但感到乳房被托起,隔了五秒,或者是十秒,他才把吸盘印在我左边乳房的中央。我低着头张开眼睛看见我的乳房上多了一个日式的吸盘,和美式的不一样,帮浦直接连在吸盘上,一根长长的电线连着开关端-杰夫着我用手指按着吸盘,他则按压帮浦。他目不转晴地盯着被微微压陷的乳房,一直看着透明吸盘内慢慢胀大变色的乳头。他像着了魔一样喃喃地说:
  「没抹乳液,先用最小功率的。」
  我的乳头被软胶刷子弄得骚痒难耐,嚷着:「好痒…」杰夫伸手开启了美式震动器,痴迷地看着我两边乳房不住抖动。我心想:
  「我怎幺了?除了老公以外,从来没有男人看过我的乳房哦!不!教练J看过、一条腿看过、有一百人看过!怎幺办?我开始湿了,该停了…」「杰夫,停下来吧!」我伸手按停美式震动器,但杰夫仍握着日式的开关。
  「太太,你的乳头好性感呢!」说罢,他把功率推到中间,「这速度应该还可以的。」
  日式乳头震动器的磨擦力连跳三级,比我老公撩动我乳尖时还要来得猛烈,比我自慰时还受用百倍。我忍不住叫了出来:「啊…啊…好剧烈…」杰夫伸手泄出美式震动器的吸盘,直接捏着我充血发胀的乳尖:「太太,你这乳头太性感了…是不是轻轻一捏就有感觉了?」「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…呀…呀…呀!」杰夫的手指连捏三下,痛楚与快感同时蔓延开去,两颗发胀的小豆连成一线,冲击着大脑,我不自觉仰起头,杰夫庞大的身躯从上而下压过来,用大嘴封住我的唇。
  我们从漫长的湿吻中分开来,杰夫温柔地问:「太太,当我求求你,可以用口帮我发泄一下嘛?至少用手帮帮我?」
  乳头过度的刺激使我无法思考,久违了的雄性唾液让我脑海一片空白。我在狭小的更衣室里弯下腰,解开杰夫的裤头,见到他一点也不雄伟的肉棒。
  严格来说,十五公分长的鸡巴一点都不失礼,我的亡夫也是这个尺寸,但挂在杰夫190公分的躯体上,却显得小器。但我还是甘之而如饴地吸吮着粗大的龟头,用手上下套弄着他的肉棒。
  雄性的气息越来越浓,我不自觉走进幻想之中,回到那夜店狭小的厕格,忍不住引诱,开始一分一寸地吞下更多的肉茎。最后我握住杰夫肉棒的茎部,用力地吞吐着露出的鸡巴,他的手也一边把玩我的巨乳,一边拉扯高高翘起的乳头。
  我的阴户已经湿透了,我渴望公厕里的男人轮流押玩我。
  当我从杰夫的店离开时,已经是两个小时以后的事了。杰夫礼貌地替我打开上了锁的门,然后把放满一整个纸袋,我们玩过的性玩具交到我的手上。
  我回到车上,一颗心噗通噗通乱跳,「老公,对不起…我还是忍不住和男人做了。不过…我却感到万份畅快…为甚幺会这样…为甚幺!」
  四、牧师谢洛(上)
  今天早上,儿子的看护天娜,还有和负责打扫的苏珊,一本正经地拉我到一边说话。今年才二十六岁的天娜支吾半天,还是说不出半个字来。早已当上祖母的苏珊按耐不住,直接了当地说:「韦健士太太,可能你要找你儿子谈谈。最近,我们发现垃圾桶内,都装有沾满精液的纸巾。」我反而喜出望外:「那很好呀!证明他很有精神。之前他只剩下半边上身能动,最近整个左掌可以活动了,现在还能…自慰,不是一直进步嘛?」天娜含羞答答地说:「韦健士太太,不是这样。纯粹生理反应的话,他一直都没问题。我和苏珊都知道他下体是正常的…」「所以呢?」
  「就是偶尔有梦遗,帮他洗澡刷身时,也偶尔…」天娜的头垂得低低。
  苏珊不耐烦地说:「最近这两三个月,早上打扫时,都看见垃圾筒有两三球那个纸巾。就像今天,有三泡了。」
  我突然想起昨晚又在一百多人面前玩弄阴户乳头,忽尔晃了神。
  「太太。我们觉得你可以和他聊聊天,不然的话,找牧师来跟他聊聊也可以。
  谢洛不会介意你不是教友的。」苏珊说。
  「我想想怎幺说。」然后我转向天娜:「对不起,我的儿子吓到你了。」一个星期后的礼拜三晚上,我如常登陆「积臣镇的人妻」直播聊天室。今晚的主题是站街人妻,所以我特意买了一袭廉价的哑银色的吊带连身迷你裙。这袭连身裙非常贴身,而且短得连走路也几乎走光的程度,简单来说,就只有街头流莺才会穿搭的打扮。
  我在镜头前的表演去到高潮。早已脱下丁字内裤的我,双腿张开,搁在桌上,阴户里插着一根电动阳具。我让亮着闪灯的阳具在阴户内随意转动,阳具上的颗粒早已钻得我快感连连。但我的表演,我的呻吟,并不能满足聊天室内那八十个男人。
  我按停电动阳具,向男人们展示早已放在桌上的阴蒂按摩器。这个有趣的按摩器是那次从杰夫店里买的。它是一个类似一个迷你水车,上面装有十二片粉红色的软舌风叶,嵌在一个黑色的防水外壳上,按摩器下方有一个3公分的孔,可以让男性的阴茎或是仿真阳具穿过,在做爱时增加快感。
  我把阴蒂按摩器固定在电动阳具上,把阳具插进阴户里,阴蒂按摩器的软舌轻轻地触碰在阴核上,我一下子跳到正反转模式。粉红色的软舌先向前拍打在我的阴核上,下一刻由下而上反向挑逗着我的阴蒂。
  「这是谁的舌头哦?好猛…啊…好灵活…怎会…太疯狂了…虐死我了…呀…呀…呀…呀」
  屏幕上的男人起哄了,这个阴蒂按摩器把震动这回事形象化了,男人们看得见软舌快速地绕成一圈粉红色的环,快速地拍打在我裸露的阴户上。男人们犹如付钱给一个流莺,在后街张开腿,让他们品嚐她的阴户一样。
  突然,房外传来一遍警鸣声,我被吓个魂飞魄散。匆匆地与聊天室的男人道别,便拉下短裙奔到儿子房里。
  足足有十八个月没有响过的警鸣,如今响遍全屋。当我打开儿子房门,看见他在床上痛苦地抽搐,瘫痪的左半身疯狂地收缩,连脸颊也扭成奇怪的形状,痛苦地喊着妈妈。我推开他身前的电脑架,让他吸下应急用的镇静剂,便打电话到医院热线。
  「对!不是误鸣!请马上派救护车来!是,地址正确。好的。谢谢。快来哦!」五分钟后,门铃响了,我火速奔到楼下大门前,来的却是谢洛牧师。
  「韦健士太太…嗄嗄…小戴还好吗?我儿子说看见他突然掉线…嗄嗄…叫我跑过来问一下情况。」谢洛牧师一脸关心地说。
  「不知道,他好久没有这样抽筋过…进来再说。」我担心儿子再有变挂,便领着谢洛牧师走到二楼睡房。过了不久,救护车就来了。谢洛牧师坚持陪我到医院,所以他又跑回家拿车子,然后自己开车到医院找我。
  谢洛牧师比救护车晚十五分钟来到医院,我们再在急诊室前等了十五分钟,值班医护出来简报一下状况。说我儿子可能受到过份的刺激,让神经突然之间超过负荷,导致肌肉收缩,完全没有生命危险。
  我登时心头一松,软倒在谢洛牧师臂弯里。
  转到加护病房,我披着谢洛牧师借给我的外套,坐在床边的胶椅上,一直紧握儿子的手。谢洛牧师坐在房间的角落,看着我和我的儿子,小声地背诵圣经。
  我再抬头看着谢洛牧师时,向着他诚恳地点点头,表示感谢他为我儿子祈祷。
  两个小时后,谢洛牧师载着疲惫不堪的我回家。在路上,冷静下来的我正疑惑着我儿子到底受了甚幺刺激?至少是,在我们互道晚安后,儿子竟偷偷打开电脑上网?想到天娜和苏珊的话,难道儿子在晚上偷看成人电影?也是,如果没遇上车祸的话,这年纪的儿子没准已经交上小女友了。
  和谢洛牧师一直讨论着,他突然话锋一转:「韦健士太太,其实我也当了单亲爸爸多年,很明白你的感受,有时候我也会找寻一些刺激…」「噫?」我一时没听明白谢洛牧师话中的上文下理。
  「我之前看见你光顾杰夫的店,而且买了好多用品。」谢洛牧师若无其事地说。但我的内心却翻天覆地,谢洛牧师一定知道我和杰夫的事了。
  谢洛牧师没有纠缠在杰夫的话题上,却道:「有时晚上,我也会偷偷溜出去酒吧找一夜情…」
  「…找一些像你那幺漂亮性感火辣的女人开心一下…」谢洛牧师说着,竟伸手摸到我的大腿上,「…韦健士太太,你今晚本来是准备出去找男人?」我突然想起自己现在的打扮,哑银色的吊带连身迷你裙下,是完全真空状态,没有胸围,没有内裤。紧身的剪裁完全凸出我32D的巨乳,两颗乳头紧紧压在布料上。还有裙子下,完全曝露出来的耻丘。
  接着回心一想,最初我领谢洛牧师上我家二楼,他走在我后面。还有在加护病房时,他坐在我对面。我的阴户早已被谢洛牧师完全窥看过!
  我的心突然十上十下地急速跳动,全身微微发烫,呼吸变得混浊沉重,不自觉地紧握拳头,但双脚却不能自已地松开。
  一念及此,我马上拨开他的手,严正地说:「牧师,我不想讨论这个话题,请你就这样送我回家。」
  当我看出窗外,才发现谢洛牧师早已驶离原来的公路,越过了我们的社区,直往高尔夫球场后的森林保育区驶去-
  五、牧师谢洛(下)
  谢洛牧师的大手又重新放到我的大腿上,而且只差一寸就能碰到我的耻丘。
  我已经可以想像到我可能遇到的悲惨下场,所以我尽量不去刺激他,没有立即挪开他的手。
  「太太,你穿成这样,是你的嗜好,还是你的职业?别搞错,我不会批判你的,而且我会非常乐意保护你,替你保守秘密。」谢洛牧师的手往下轻扫,再游回原来的位置,「无论是游戏还是甚幺,我都可以满足你的欲望,我可以买下你的肉体,像你在酒吧街边找来的客人一样,狠狠地操你。」我听出谢洛牧师的话还是有条理的,而且他不是要强暴我,他是以为可以买下我的肉体,我稍为放心一点,但我还是默不作声。
  「太太,不瞒你说,我太太过了身十年,你以为我是怎样熬过去的?所以我很理解你。我们可以互惠互利,你继续扮演荡妇,我会在酒吧的众人面前嫖你。
  这样好不好?」谢洛牧师清一清嗓门:「比如今天晚上,现在,我可以马上付你两百块,两炮!不不不,你像是那种喜欢扮作下贱的婊子,一百块,两炮吧。」说毕,谢洛牧师已经停下车子,拉上手掣,一手跨过我的上身,伸手推下椅背。突然向后倒的离心力让我分了神,一瞬间已来不及阻止谢洛牧师压在我的身上。
  谢洛牧师只是放软身体,单凭体重就把我牢牢压在坐椅上。下一刻,我经已全方位失守。谢洛牧师的舌头在我叫喊时钻进我的嘴里,快速地与纠缠着我的舌头。他的左手由下而上一把捏在我的乳房上,感受着我罩杯乳量的同时,极力把我的乳房推上领口的位置。同时间,谢洛牧师的右手伸到我的裙下,毫不客气地用中指和无名指搓揉我的阴唇。
  谢洛牧师无止境的湿吻,还有雄壮的身躯压得我喘不过气,我由猛打猛拍的反抗,改为用力推开他,但求能换一口大气。兽性大发的谢洛牧师终于意识到我处于窒息边缘,便升起上身,让我得到片刻休息。
  在我上气不接下气的当下,谢洛牧师检视着自己的右手:「太太,你好敏感,只是在外边揉揉,就让我满手湿透。这一百块值了!」接着,谢洛牧师慢条斯理地解开皮带,我见机不可失,便立即四肢并用,往后退到后座。当我正要翻身开门逃走,谢洛牧师伸出双手,先推起我的裙摆,让我露出光溜溜的屁股,再一下子逗起我的下盆,让我呈现一个狗趴的姿势。
  「太太,不,是婊子,对吧?你喜欢让男人看吧?看到医院的医生病人猥琐地看着你曝露的衣着,很兴奋,很有感觉吧?」我连喊个「不」的时间也没有,谢洛牧师的舌头已印在我的屁眼上,马上传来湿润古怪的触感,接着,我感到谢洛牧师勾起舌尖,围着菊穴绕圈。
  谢洛牧师牢牢捉紧我的屁股,无论我如何挣扎也闻风不动,「嗯,好乾净的屁眼,一点气味也没有,太太你好会保养哦!」我听得鸡皮疙瘩,心里发毛。
  谢洛牧师没有再攻击我的屁眼,他稍为把舌尖往下移,不住舔舐屁眼和耻丘之间从未被人开发的肉。牧师正舔着比任何地方还要柔软敏感的肉,强烈的刺激蔓延全身,明明是被人强奸的中途,我也禁不住全身骚软起来。
  当我有了异样的快感,谢洛牧师的舌头再往下游去,过份仔细地舔舐我的阴唇和耻丘。牧师虽然用大姆指掰开我的阴唇,让我湿透的阴肉曝露于空气中,但他的舌尖却完全绕过我的媚肉,只专一地挑逗我的阴唇和阴核。
  如果他不是强奸我的话,会有多好呢?
  我竟然生出自堕落的想法!
  我从耻辱的快感中,提起最后的理智,用尽全身的力气向前爬,拉开门柄,但谢洛牧师用更大的力气用力一拉,把我的阴户重新贴在他的嘴上。
  谢洛牧师的嘴唇含着我一边的阴唇耻丘,舌尖完全塞进我的阴户里,用力猛钻。我终于按耐不住,张口泄出我的性感: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不要!啊……」谢洛牧师受到鼓励,更卖力地玩弄我的肉唇,发出令人尴尬声响,随之而来的是吸吮出大量阴水的声音,一唱一和地响遍车厢。
  他用灵巧的舌尖和充满技巧的吸吮,不知疲倦地引出我的爱欲。我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发出阵阵的呻吟声。当我意识到自身的丑态时,早就把屁股翘得高高,迎合着牧师的口舌,扭摆发情的阴户。
  耻感再一次让我清醒过来,这次我终于跌跌碰碰地,连爬带滚的逃到车厢外。
  我顾不得扯到腰间以上的裙摆,光着下身,赤着脚,重新站起来,准备发足狂奔。
  但还未迈开脚步,谢洛牧师已捉住我的手臂,拉我到车尾位置,另一手点开车尾的大门,一手把我抛进车尾厢内。
  跌坐在倘大的休旅车车尾厢,看着谢洛牧师庞大的身型,我们互相知道我已经无路可退,谢洛牧师气定神闲,从裤后袋掏出一叠十元加币,一张一张丢到我面前说:「五十、六十、七十。你这个骚货真会玩。叫完春,淫水流得一地都是,还记得玩逃跑。一百、一百一、一百二。好,加二十,我不用保险套。婊子!来!」谢洛牧师正想伸手把我压倒,我奋起最后的反抗,一口咬在他的虎口上,他反手一巴掌搁在我的脸颊,我马上满天星斗,脑里一片空白。然后他又再扇一掌在另一边脸上,我痛得眼前一黑。
  到我回过神来,谢洛牧师已脱下身上所有衣服,露出强而有力的上体。强劲的胸肌和二头肌,配上腰间一层赘肉,让牧师看来更加孔武有力。肚下那根超过二十公分的巨棒,像地狱来的魔鬼一样怒挺着。
  谢洛牧师已经拉下我的连身裙上的上衣,本已廉价的裙子更廉价地圈在我的腰间。他一直等我回神,再把我拉到尾箱边缘,将我双腿架在肩上,握住肉棒用力贯进我的阴户内。
  「呀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」一声呼天抢地的叫喊掀起了奸淫的序幕。
  我亡夫也拥有相当雄伟15公分长的阴茎,但这5公分,或是7公分的差距却是如此巨大。
  谢洛牧师毫无保留地,一下子把整支巨棒没进我的肉洞里。甚幺肉缝,甚幺摩擦力都不管用,巨棒直接顶到子宫的尽头,恰似马上刺破内脏一样。
  「果然…好紧…一点都不像生产过…呀…爽!比我老婆的还要紧,还要窄。」我依稀记得谢洛牧师的亡妻是拉丁裔的南美移民,跟我一样个子不高,圆圆胖胖,样子可爱。本来大家都是外来移民,好应该相亲相爱,但碍于我两夫妻也不是教徒,也就没有熟络起来。但说都没想到,多年后的今晚,谢洛牧师竟一边强暴我,一边想起他的亡妻。
  可笑的是,我的脑海里却更加混乱不堪。在谢洛牧师排山倒海的攻势下,我早已放弃反抗,接受被强奸的命运,我只希望时间可以过得快点。
  我想起亡夫,想起我随意找成人用品店的老板杰夫一夜情,被人强奸是我的报应。我为了满足性欲,不知廉耻登上人妻网,在一百个男人面前卖弄性感,有如妓女一样张开双脚表演自慰,我活该有报应。
  心念至此,阴户又传来一波一波的快感。二十公分长的肉棒,大范围地撕磨着我的媚肉。每一下直抵花心的冲击,让我情不自禁地跌落色情的狂喜中。巨棒冲击子宫的喜悦,一步一步让我堕进色欲的迷宫。
  「啊…啊…啊…好爽…干…呀…呀!又顶到底了!呀!呀!哦哦哦哦哦哦!
  怎会这幺样…啊啊啊啊啊啊…呀!又顶到了!」「贱妓,你有感觉了吧?你叫得真好听。你老公知道你这幺骚吗?亚裔的逼就是好操,跟拉丁的一样,好紧哦!你的奶超大的,我老早就想上你。现在好呢,我可以花钱嫖你了,让我嚐嚐你的大奶!」
  谢洛牧师竟完全抽出巨棒,留下我空虚的肉洞半张,他弓起虎背,埋首我的乳房中,用力叼起我的奶头,把乳尖乳房扯到极限,再用力一吸,我以为他真的吮出了我久违的奶水。他的大手一把握着我闲着的乳房,用力一握,把美好的形状捏至变形。
  「真他妈的大!骚婊子,你怎幺翘起腿来?想我操你吗?」我回到夜店的厕格,教练J和一条腿纷纷退开,见到谢洛牧师站在人前。我还没满足,我渴望继续延续我的快感。我对着牧师将腿分开,露出被巨根操得闭不上的肉洞,妖媚地说:「快插进来,牧师,快来操我!」谢洛牧师握着巨棒,走到我的面前,「臭婊子,叫我老公。把老公的鸡巴舔个乾乾净净。」
  我张开口,伸出舌头,一下一下地舔在跟我的的脸一样长的肉棒上,直到我舔乾净棒上的淫水,换成满满都是我的唾液,我才含住硕大的龟头,在嘴里不住舔舐着他的马眼。然后,慢慢地一分一寸地把二十公分长的巨棒吞进嘴里。
  才吞进十公分,巨根已经顶到尽头,但牧师还不满意,他按住我的头,一下接一下地向前挺进。我不断调整喉头的角度,巨棒一点点地没进口腔内,直至最后,我的小嘴竟然鲸吞了十五公分的肉茎-
  「这个嘴…好呀…呀…呀…太爽了…臭婊子,喜欢我天天肏你的嘴吗?嫖你的嘴要多少钱?呀!」牧师喷出大量稀释的淫液,腥臭味扑鼻而来,完全唤起我深藏的性欲。
  「好老公…快来嘛!人家想要…太想要了…操我!操我!好老公,操我!」超过二十公分长的巨根又再一次直贯我的肉洞,挺进到洞的深处,穴的尽头。
  那种充实感超越了纯粹肉与肉的磨擦,巨大的肉棒从四方八面撑开肉洞,整个阴户同时传来激烈的快感。
  我仰后身体,弓起腰肢,尽情地迎接巨根的抽送。谢洛牧师确定我完全沉醉在快感中,不再反抗后,他放下我的左腿,把右腿桥到肩上,使我侧着身子,承受他全力的抽插。他也没有让手闲下来,闲着的右手姆指出力搓揉我的阴核。我完全没入在疯狂的淫悦里,无法自拔。
  「好老公…太大了!呀!呀!呀!啊…啊…啊…啊…太猛了…老公公公公公公…呀呀呀呀呀呀!我要死了…啊…啊…啊…啊…!」「啊…啊…啊…啊…老公…轻点…啊…啊…啊…啊…用力点…轻点…啊…啊…啊…啊…呀!呀!呀!要来了!我要丢了!」「这幺快?吼!我还没爽够喔!」谢洛牧师又退了出来来,把我整个人翻过去。我的膝盖仅仅撑在尾厢的地台上,小腿悬空。牧师乔好角度,竟不是把巨根插进我发情的淫穴中,而是一下一下地抽打在我的耻丘上。
  「你这淫娃被几个男人操过?呀!这几年来你都张着腿…呀呀呀…让男人轮流操,轮流上吧?」
  「没有哦…呀!好老公,呀!就你一个操…呀!」「说谎!杰夫呢?」
  快感中的我根本无法理解谢洛牧师的话,只是听到杰夫的名字便迷糊地应对:
  「杰夫…呀!杰夫,呀!对,呀!对…呀!」
  「让我代主惩罚你这个淫娃!」谢洛牧师用力扮开我的肉洞,不止阴唇被完全扯开,连阴道也被扯出一个大圆,他才把巨根撞入我的肉穴。
  在高潮边缘游走的我,被撞至高潮,阴道子宫同时收缩,前所未有的快感麻痹着大脑,我发出有生以来最甘美的呻吟声。
  谢洛牧师在收缩的阴道中得到异常的快感,不理我的叫喊,奋力狂操。
  我上一波的高潮刚过,下一波的高潮又再袭来。如此反覆地沉沦在极致的快感中,我终于失去理智,疯狂地大哭大嚷:「啊…啊…啊…啊…老公不要停…啊…啊…啊…啊…用力…让我高潮…让我升天啊…啊…啊…啊…呀!呀!呀!呀!
  呀!呀!呀!呀!呀!呀!呀!呀!呀!呀!呀!呀!呀!呀!要来了!呀!呀!
  呀!呀!呀!呀!呀!呀!呀!呀!呀!呀!呀!呀!呀!呀!呀!呀!呀!呀!
  呀!要来了!」
  到了最后,我只能用中文喊出我的感受,狂喜中,我在谢洛牧师面前喷出淫水,喷出尿液。
  谢洛牧师没有待我清醒过来,便挺着余劲,再次抽插我面目全非的淫穴,直到他泄出浓浓的精液,灌满我的子宫。
  六、佳妮
  酒吧的厕格内。
  我拉开上衣前方缕空的小圆洞,露出浑然天成的美乳。老男人贪婪地善用三秒钟的时间欣赏我的乳房。
  他付我十元,说:「值!拉起衣服让我玩一把。」我含羞答答地掀起衣服,跃出一颗美丽的乳房,老男人二语不说,托起我的大奶,大口大口地吸吮着乳头。
  这时,我想起两个多月前与教练J的对话。
  教练J说:「不报警。」
  我惊讶得不能说话,本来我是想找他鼓励我报警的。
  「是。你想想你当天的打扮,你的表现。对,你到最后极有可能赢了,但你就再也待不下去。你儿子也待不下去。」教练J说出了重点,我还有儿子。
  「…那我…我以后要成为牧师的性奴?」
  「那不一定。正如他说的,你们可以互惠互利,只要你小心控制的话。」教练J的意思是,只有当谢洛牧师满足了我的要求,他才可以得到我。果然,谢洛牧师为了得到我的肉体,为了再次享受强暴我的快感,他对我言听计从。
  谢洛牧师看见我领着一个陌生的老男人走入厕格,他从后跟来,躲在隔壁偷听我和男人的对话。
  「我要两边的乳房,快!」老男人说。
  我拉起上衣的另一边,把一对饱满的乳房完全曝露出来。老男人伸出舌头,上下舔着我的乳头,双手把我的乳房搓呀,揉呀。他完全没有发现上方一对眼睛正监视着他。
  我故意在老男人耳边小声说:「要看我的阴户嘛?」老男人不好意思地说:「我钱不够。而且,看了…唉…也没法子呀…」「老人家,免费的,要看吗?」
  老男人喜出望外,连连说好。我着老男人坐在厕板上,拉起迷你裙,露出鲜红色的丁字内裤,我把脚踩在老男人的腿上,撩开内裤让他饱览风光。接着,我坐在老男人腿上,一边磨擦他的大腿,一边任由他舔吮我的巨乳。
  我一直抬头看着谢洛牧师透出欲火的眼晴,露出不屑的笑容。
  一星期后。
  谢洛牧师把我拖到一个贫民窟的小房间里,隔邻的所谓邻居,不是隐君子和流浪汉,就是偷渡移民,是一个连本地小混混也不屑一去的破地方。
  谢洛牧师随便地拉上布帘,就一把扯下的的短裤,「贱货!贱货!贱货!你连不举的老鸡巴也玩得那幺开心?还有,那个黑鬼!说好只能看和摸!你…你…你…和他做了!」
  我翘起屁股,扒开阴户,对着谢洛牧师说:「对呀,他没有你的二十公分大鸡巴,但特别硬,特别持久…你要我告诉你我有多爽吗?」谢洛牧师伸出两根手指,直捣我的阴户,「脏东西!脏东西!脏东西!你今晚死定了,我要用我的精液洗刷你的罪!」
  我们没有理会渐渐聚在房外的单身流浪汉。我只顾着挺起屁股,让谢洛牧师那二十公分长的巨棒深深顶在我的肉穴里。
  我的脸贴在地上,回头看见布帘倘开了一半,五六七八九双眼睛凝神看着我如何被谢洛牧师操得死去活来。我鼓起余力,用手臂撑起上身,让流浪汉们勉强看到我激烈晃动的巨乳。
  谢洛牧师以为我想逃离他的巨棒,他把我翻过身来,让流浪汉们更清楚地看到我的乳房。当谢洛牧师用膝盖架起我的腿用力抽插,我肯定流浪汉们看到我被巨棒操至潮吹失禁。
  在谢洛牧师用精液洗刷我的罪时,在我毫不知情的情况下,教练J和一条腿在聊天室对话。
  「佳妮进化得太快了,会不会不受控制?」教练J说。
  「不会。她的精神还是很虚弱,还是很依赖你的建议。但你要再积极点,你才是她淫邪的源头。」一条腿说。
  「我真的可以操她?屁眼也可以?」教练J说。
  「是的。我也十分期待你操爆她屁眼的画面,一定会很精彩的。」一条腿说。
  「你去睡吧,不要太操劳了。快下线。」说着,教练J先关上视像头,确定一条腿下线后,才关上电脑。
  【全文完】
  13615字
版主寄语:
阅文后请用您的认真回复支持作者!
点击下方的【支持图标】 同样可以点赞!
喜欢(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