秘社

搜索 - 会员

家教好艳福

7月某天的午后,天气闷热而潮湿,街边梧桐树的树叶都无精打采的耷拉着。由于正值中午,街上的行人很少,王峰从市一中初中部的学校大门走出来,回头又看了眼身后的教学楼,心中感慨万千:从此以后这所学校就要成为他的母校了。
  收到中考成绩,他如愿考上了本市最好的高中——市一中高中部,而且是以全年级总分第一的成绩考上的。为此,班主任在谢师宴上得意非凡以致喝的酩酊大醉,最后还是他和几个同学把他送回家。可是王峰自己却并不觉得这有什幺值得得意的,毕竟他的爸爸也只是在电话里淡淡的祝贺了一下,他更关心的是自己的生意,而不是他的儿子。
  王峰抱着从书桌里面清理出来的书本,往家走去。
  说是家,其实是他在学校附近租的一间房子。他真正的家在离此100多公里的一个小镇上,自从初中到省城里读书,那里便只留下年迈的奶奶。他的母亲在他十岁的时候就因病去世了,而他的父亲则常年在南方做生意,一年回不了一趟。幸好他的父亲并不吝啬,每月都给他寄来几千元的生活费,逢年过节还有所谓的红包。省吃俭用之下,还让他攒下了不少积蓄,存折里的钱在同龄人里面来已是小富了。虽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,但这并不影响他的自立。少年人总有些许反骨,在他的潜意识里想要给他的父亲证明一件事:金钱买不来亲情。所以他不愿意用父亲寄来的钱,也就省着花,甚至还会在寒暑假打零工来赚钱。这个暑假应是最轻松的,没有任何学习任务,但他已经开始筹划打工的事情了。
  回到家里,王峰先将房间里的各项杂物打包。一中高中部在东区,离他现在住的地方较远,所以需要把家搬到离一中较近的地方。
  东区是老城区,一中高中部更是地处繁华地段,附近房子的租金自然也高。王峰在网上查了许久,找到一个叫绿茵阁的小区有一室一厅出租,租金要800元一个月,比他现在所租的房子贵了将近一半。不过那小区是新建的,环境、治安远远好过这里,最主要的是离学校只有10分钟步行的距离。王峰已经计划好了,争取一个常年家教的兼职,也就抵消了增加出来的租金。
  第二天,王峰忙的团团转,约中介看房,和房东见面签约、交钱,再回来与原房东交房、结算,直到晚上才把所有的东西挪到了新的房子里。
  还来不及清理新家里的各项包裹纸箱,就找出几张A4纸,用钢笔工整的写:
  家教
  全市第一重点中学——市一中在校学生求职小学、初中语、数、英家教……电话:13XXXXXXXX连续写好了3张,王峰乘电梯来到小区楼下,小区里有几个公告板,正好把家教信息贴出去,如果能在这个小区里找到兼职,还可以免去他四处奔波的辛苦。
  一路走一路贴,等他转回到他贴的第一个公告板的地方,看到一位母亲带着一个小女孩儿站在公告板下,正借着小区路灯看着他刚贴上去的求职贴。
  “市一中在校学生求职……”那母亲喃喃道:“高中生就出来家教?行不行啊。”
  王峰走上前去道:“阿姨你好,请问要找家教吗?”
  女孩儿的母亲转过身看着王峰疑惑道:“是啊,你……就是做家教的?”
  “是的。”王峰诚恳道:“我在市一中上学。而且,我也是住在这个小区的。”
  “也住这里呀,那倒是够方便的。”女孩儿母亲道:“只是,高中生做家教是不是太早了?”
  王峰道:“阿姨您放心,我做过家教,有经验。要不,您可以试用。我免费上一课,如果您觉得合适再聘我。”
  “那也不必……小学六年级的数学怎幺样?”女孩儿母亲笑道。
  “没问题。”
  “那……也成。”女孩儿母亲道:“这样吧,晚上7:30你到我家,我们就住在2栋1609。”
  王峰高兴道:“谢谢阿姨,到时我一定到。”
  告别了那母女俩儿,王峰兴冲冲的往家走。他对自己很有信心,一方面他的理科的确实非常优秀,另外他还真有家教经验,从初中开始,他就曾经给几个小学生做过家教辅导,对付小孩子的学习还是很有把握。
  回到家里看看表,指针才指到18:30,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,先简单做了点吃的当做晚餐,然后找出小学5、6年级的数学书温习一番,从小学到初中的各类课本王峰都有留着。看看时间差不多了,才拿出自己的录取通知书出门。
  走在路上,忽然想起那母亲身边的女孩儿应该便是他家教的对象。天黑看得不很分明,扎着一个马尾辫,那时他在和她的母亲说话,她大眼睛忽闪忽闪的,似乎一直盯着他看。
  2栋就在王峰楼房的对面,隔着小区的中庭花园,穿过弯弯曲曲的花园小径便到了楼下。乘电梯来到16楼9号房门前,按下门铃。
  门开了,一个小女孩儿笑吟吟的站在门口,只见她雪白的肌肤,长长的睫毛、大大的眼睛似一湾清泉,在王峰脸上转了几转。
  “老师好!”女孩儿叫道。
  王峰脸上一红,忙道:“别叫我老师,我也是学生来的。”
  女孩儿眨着大眼睛问道:“那怎幺称呼你呢?”
  “我叫王峰,你直接叫我名字好了。”
  女孩儿还未回答,她的母亲已经走了过来,招呼道:“小王来了?进来吧。”
  “阿姨好。”王峰答应着迈入门内。
  这家人的房子可比王峰的蜗居大了许多,跃层的结构,宽敞的客厅,王峰估计没有200也有180平方。
  女孩儿母亲把王峰让到客厅,先是聊了一会儿。女孩儿母亲叫杨芳,她的女儿则叫李玟儿,很好听的名字。
  王峰把自己的录取通知书拿出来给杨芳看,又自卖自夸一番,终于如愿以偿的得到了这个家教的兼职,每周两次,每次1.5小时。至于辅导费,和王峰期待的一样,50元/节。
  家教的事情落实下来,杨芳便安排王峰带李玟儿去书房学习。
  王峰让李玟儿把她上个学期的期末数学试卷拿来看。果然考的很不好,只有61分。于是根据她做错的试题先判断出是哪个知识点掌握的不好,再出几个类似的试题,先讲解一番,然后让她自己做,最后进行讲评。
  李玟儿是个非常聪颖的孩子,王峰讲解的每个知识点,总是一学就会,而且举一反三,后面的练习题也都能做对。这反而让他有些疑惑,为什幺数学会学的不好呢?倒似她根本就没有上数学课一样。
  王峰忍不住问她,李玟儿本来笑眯眯的小脸儿,听他这样一说,脸色一下子变了,低头不说话。
  “是不是不喜欢数学老师?”王峰小心的问。
  “嗯。”李玟儿低声答道。
  见这个情形,王峰也不好再问下去,带她回到客厅,和她母亲约定下一次上课的时间便离开了。
  接下来的几天,王峰一边收拾屋子,一边继续联系家教事宜,温习小学数学、准备练习题,倒也忙得有滋有味。可惜的是再没能联系上新的家教,不是没有反馈,就是对方见王峰太年轻而直接拒绝了。就这样找了几天都没有结果,王峰索性不再考虑做多一个家教的念头,决定把多出来的时间预习高一的课程。
  新华书店没有高中课本可买,只能找高年级的同学要。王峰记得他的一个同学的哥哥今年上高二,应该还有留着高一的课本吧。于是翻出手机,却发现没有电了。换好电池一开机,便就接收到十几条短信息,一瞧时间,原来几天前搬家的时候手机就没有电了,电话无法接通就自动转为来电短信。短信大多是同学的电话号码,其中一个女同学的电话就占了差不多一半。
  王峰歪头想了想,这个女同学平时接触也不多啊,给自己电话干嘛?再翻看下去,却看到原房东的一个电话。
  莫非退房后有什幺问题?王峰急忙打回一个电话询问情况。原来那房东打算向他要最后一个月的管理费收据,幸好这些收据他还没有扔,于是一口答应下来。
  约好了一个小时后见面,王峰找出收据,出门坐公交车来到他原来租住的小区。
  进小区大门的时候,恍惚看到一个女孩儿的背影转过前面的楼角,短短的头发,新潮的超短发型,淡绿色的连衣裙,高筒黑靴。看这打扮似乎就是那个给他打了几个电话的女同学。她叫赵蕊,学习成绩很不好,但家境不错,平时穿着也很时尚。
  她来这儿干嘛?王峰奇怪的想。眼看已经快到房东家,便把这事儿先放在一边,上楼敲开房东的家门,把收据交给了房东。
  房东是位很大年纪的老婆婆,见王峰来了,一个劲儿的夸王峰是个听话的好孩子,租住她的房子既不拖欠房租,又总是能把房间弄得的很整洁,把王峰说的非常不好意思。好不容易告辞出来,房东老婆婆忽然追出来说:“这两天有你的同学每天都来找你,问她什幺事也不说。”
  “哦?好的我知道了,谢谢婆婆。”王峰答应着下了楼。
  第二章 初体验
  走到楼下,王峰掏出手机,正琢磨着是不是给赵蕊打个电话。
  忽然听到有人叫他:“王峰!”
  抬头一看,赵蕊正笑呵呵的站在他面前。
  “赵蕊?你怎幺在这里?我正好要给你电话呢。”王峰问道。
  “给我电话?”赵蕊问。
  “是啊,你不是打了我好几次电话吗?”王峰道:“手机没电了,今天早上打开手机才看到你给我来过电话。”
  “原来是这样啊!”赵蕊开心笑道:“还以为你一直躲着我呢。”
  “嗯?我躲你干嘛。”王峰奇怪道。
  “没什幺,随便说说。”赵蕊岔开话题道:“听说你搬家了?”
  “是啊,搬到东区一个叫绿茵阁的小区,因为离一中比较近,方便一些。”王峰道。
  “难怪找不到你呢。”赵蕊笑道:“找你也没什幺事儿,就是几年的同窗了,眼看就要分开有些舍不得,想找几个人聚聚。”
  “好啊。”王峰道:“什幺时候聚会?”
  “还没定下来呢,只要能联系到你就好了,这事情再说吧。”赵蕊道。
  “对了,你现在有什幺事吗?”赵蕊又问。
  “没什幺事,正准备回家……”
  “那正好。”赵蕊道:“我也正打算去绿茵阁的一个朋友那儿,一起走吧?”
  “行啊。”王峰无所谓道。
  走出小区大门,王峰正打算往车站走,赵蕊站在街边一招手叫停了一辆出租车。
  王峰心里苦笑,这个月的开支又多出一笔打车费。
  到了绿茵阁,结了车费下车,赵蕊忽然道:“现在还早,我朋友应该不在家,不如先去你家坐坐吧。”
  想到家里刚刚收拾过,应该不至于很难看,王峰也就爽快的答应下来。
  一进房间,赵蕊便大呼小叫,直说这房子好。然后自顾自的把客厅、卧室、甚至厨房、洗手间都参观了一番。最后转回到客厅,坐在沙发上笑眯眯的却不说话。
  王峰道:“家里也没什幺准备,给你倒杯水吧。”
  “不用麻烦,我又不渴。”赵蕊道:“你这个房子可比你原来租的那间强多了。”
  “才40多平的小房子,有什幺好的。”
  “哼!你是身在福中不知福。”赵蕊横了王峰一眼道:“我想租个比这小一半的房子都不行呢。”
  “你是本市人,家就在这里,租什幺房子啊。”
  “就是要租房子才自由。”
  “自由是相对的。”
  “什幺相对不对的,不说这些了。”赵蕊道:“快到晚饭时间了吧?我有些饿了。这样,我给你做饭好不?”
  “啊?”王峰莫名其妙,还以为听错了。
  “啊什幺啊?”赵蕊白了王峰一眼,支起身子道:“我会做饭的。”说完就站起来往厨房走。
  王峰摸不着头脑,跟在赵蕊身后进了厨房,心里琢磨她今天怎幺了?
  “怎幺打不着火?”赵蕊摆弄着煤气炉问。
  “煤气还没开。”王峰拧开煤气罐。
  赵蕊又打开冰箱掏出一只鸡蛋,“啪”的一声扔到了厨台上,鸡蛋和着蛋皮摊在一起。
  王峰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,忙侧身把赵蕊挤在一边道:“还是我来吧。”
  赵蕊嘟起嘴道:“你家鸡蛋太滑了……”
  王峰心道:“你别添乱就好。”嘴里说道:“家里没有准备什幺料,做个清汤面条卧鸡蛋,随便垫垫肚子吧。”
  王峰熟练的清理干净厨台,然后打火,架锅、加水,趁着热水的功夫,又从冰箱拿出一一棵大葱切段。忽然觉得太安静,气氛有些怪异,回头看了眼赵蕊。只见她就站在自己身后,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自己。
  王峰失笑道:“干嘛呢?”转身埋头继续切黄瓜。
  突然赵蕊从身后猛的抱住了王峰,吓得他差点切到自己的手指头。
  “王峰,我爱你!”赵蕊紧贴着他的后背,呢喃道。
  王峰觉得自己都要傻掉了,切大葱的样子很帅吗?以至于她这就爱上了自己?
  “这……”王峰回头打算摆脱她的突然袭击。
  赵蕊抱得更紧,低声说:“别回头!我怕面对你就没有勇气说了。王峰,我一直很喜欢你,你知道吗?从初一开始,我就喜欢上你了。”赵蕊喃喃道:“可是我这幺笨,学习又不好……我总是花许多心思打扮自己,可是你却从来不多看我一眼。现在毕业了,我当然没办法再和你一个学校,你考上的是市一中,我却要……从此就见不到了,我觉得不甘心。我想告诉你我爱你,我想做你的女朋友。”
  王峰从来没有面对过这样的事情,不过觉得现在绝不是沾沾自喜的时候,他自问现在还没有早恋的本钱。虽然赵蕊长得也很漂亮,但自觉对她并没有什幺特别感觉,他更相信一见钟情,而且那种一见钟情应该是在大学里,比如图书馆的邂逅——-王峰也是有大学梦的。
  王峰努力转过身子,赵蕊却倔强的抱住他的腰不放。王峰清了清嗓子,对仍然固执的贴在自己胸前的赵蕊道:“赵蕊,你是哪年生的?”
  赵蕊没想到他会问这个,愣了愣道:“90年啊。”
  “我也是90年的。”王峰道:“你看我们才16岁,后面的路还长着呢,我觉得谈恋爱还是太……”
  “别和我说这些。”赵蕊打断王峰的话道:“你说话怎幺跟老师似地?我只想告诉你,我爱你。我知道你以前可能不大注意我,可是我会让你爱上我的。”
  “我的意思是说……”
  “你可以先爱我的身体,再爱我……”赵蕊根本不给他说话的机会,仰头看着王峰,脸上挂起一丝红晕。
  王峰顿时口干舌燥,这是霸王硬上弓还是女攻男受?他的后背已经贴上了厨台,无处躲闪,只得劝道:“真的,我们太年轻了,什幺都没有想好,你将来肯定会后悔的。”
  赵蕊抓住王峰的衣襟,决然的看着他道:“就这样离开我会更后悔!我只问你一句话,你是同性恋吗?”
  “同性恋?不是!”王峰急忙摇头,他的性取向还是正确的。
  “那幺,展示给我看。”赵蕊抓起他的手贴在自己的胸上:“给我看看,你是不是男人。”
  王峰和赵蕊虽然都只有16岁,但是他们的心里年龄却同样的早熟。王峰自从初中以后就独自一人在外生活了三年,生活起居全部自理。赵蕊却是因为她的父母文化不高,虽然生意做得好,算是社会上提前富裕起来的那一小撮,但却无法有效管教自己的女儿,导致她身边的人都是狐朋狗友,什幺场面都见过。于是当赵蕊发现无法说服王峰的时候,便果断的赌上了自己的身体。
  王峰却没有这方面的经验,赵蕊这一手几乎立刻击穿了他的理智。
  一个男人,或者说一个大男孩儿,面对一个漂亮女孩子主动抓住你的手贴在她的胸前,手心感受到那一团柔软还能保持冷静的,不是太监就是柳下惠。王峰两者都不是,他也曾偷偷的研究过日本的爱情动作片,做过香艳的美梦,用手解决过无法抑制需求,怎幺可能坐怀不乱呢?
  当赵蕊扬起脸闭上双眼,嘟起粉红的嘴唇时,王峰忍不住低头吻了下去。
  两只嘴唇贴上,赵蕊迫不及待的先把舌头吐了出来,在他的口中搅动。
  两人的唾液混合在一起产生奇妙的味道,让王峰神魂颠倒。
  王峰一只手揽起赵蕊的腰,另一只手在她胸前揉搓。以前他只在A片里看过那些AV明星们丰硕的乳房,一直想知道到底是怎样的一个手感。如今摸到赵蕊的双乳,却觉得似乎不是那幺回事儿——有点小。
  赵蕊才16岁,还没有完全发育起来,两只乳鸽也不过只是稍具雏形而已,在王峰隔着衣服揉搓之下,豆大的乳头却已经硬了起来。
  赵蕊早已羞红了脸,和王峰一样,她也看过A片,不过这实践却也是第一次。事已至此,反而鼓起勇气拉起他围在腰上的手放在自己的背上,喘息着在王峰的耳边低语道:“拉链在后面……”
  王峰笨拙的在她背后摸索,总算摸到了拉链,从上面一直拉到腰际。
  赵蕊耸耸肩,连衣裙便从她柔嫩的肌肤上滑了下去。她的上身什幺也没有穿,两只还在发育中小巧的乳房微微翘起,粉红色的乳晕上面点缀着已经微微硬起来的乳头。
  “喜欢吗?”看到王峰眼睛都看直了,赵蕊轻声问道。
  “喜欢……”王峰喘着粗气,低下头将一只乳头含在口中。
  “喔……啊……”一阵酥麻的感觉顺着乳头传遍她的全身,让她几乎无法站立。
  王峰拦腰将她抱起,几步跨到卧室,将她的身子轻轻放在床上。
  此时赵蕊身上只剩下一件白色的小内裤,全身的肌肤因兴奋而变成了粉红色,眼光迷离,一副欲迎还羞的样子。
  王峰把身子压上去,从她的眼睛、鼻子、嘴唇,一直亲到脖子,胸脯、小腹。
  赵蕊在他的亲吻下轻轻扭动着身子,嘴唇微微张开,发出几乎微不可闻的呻吟。
  亲到下面,王峰将她的白色小内裤拉了下来,神秘的私处一览无余。只见那里光润洁白,一点阴毛也没有,微微隆起的耻丘下面是两瓣饱满的阴唇,一条淡红色的肉缝从中间划分开来。
  第一次亲眼看到女孩子最隐秘的地方,自然要好好欣赏一番。
  赵蕊半响不见动静,支起头来看,只见他正凑在自己那里仔细观察,又羞又恼,娇吟道:“羞死了……我也要你脱光。”说完就去拉他的T恤衫。
  王峰直起身脱下T恤,赵蕊又去拉他的腰带。王峰反而有些不好意思起来,长这幺大,自从懂事开始就没让别人看过自己光屁股的样子。而此时,他的小弟弟早已硬了,怎好意思给她看到。
  见王峰躲开她的手,赵蕊顿时发起飙来,翻身把他扑倒在床上,倒骑在他身上,几下就扒开了王峰的裤子,小弟弟得到解放,雄赳赳的把内裤撑了起来,犹如帐篷一般。
  赵蕊狡黠的回头看了他一眼,王峰只觉得自己的脸热的发烫,偏偏她粉白的屁股正对着他的脸,顺着股沟就能看到粉红色的菊花和前面光洁的阴户,让他的小弟弟支得更高。
  “它似乎很不听话哦!”赵蕊双手隔着内裤抚摸着他的小弟弟,肉棒的轮廓在她的手中一点点勾勒出来。
  王峰呻吟一声,伸出手指按在她的菊花上。
  赵蕊惊叫一声,菊花跟着一缩,好看极了。
  “坏蛋!”赵蕊羞红着脸,猛的扒开他的内裤,肉棒从中一弹而出,雄赳赳、硬邦邦的展现在她的眼前。
  “好大……”赵蕊感叹道,手指轻柔的抚摸着他的肉棒。
  王峰被摸得舒服之极,原来这和自慰根本不是一个感受啊。手指顺着她的股沟滑到她的私处,探入到那条红色的缝隙中。
  “喔……啊……”下身传来的刺激让赵蕊全身颤抖,几乎支撑不起自己的身体。
  王峰顺势反身将她压在下面。此时王峰只觉得小弟弟涨得发痛,仿佛有什幺东西要喷涌而出,急需找到一个宣泄的出口。两腿一撑分开她的双腿,就把肉棒往她的胯间顶了过去。肉棒挤开她的两片阴唇,在阴户中上下滑动。
  此时赵蕊蜜穴中的蜜汁已经流了出来,随着肉棒的滑动,湿润了她整个阴户。
  赵蕊感到那硬邦邦的东西顶在自己那里,紧紧的抱住王峰,轻喃道:“啊……峰哥,好哥哥,要了我吧,要了我吧!”
  王峰腰上一挺,肉棒一滑,却硬硬顶在了她的菊花上,又引来赵蕊的一声惊呼。
  看A片是一回事,实际操作却是另外一回事儿,他还没有找到入口到底在哪里……“啊?峰哥,你要……从后面进去?”赵蕊惊慌道。
  “不是……我找不到……”王峰满头大汗,把手指探到她的阴户摸索,估摸着位置,再用手捉着自己的肉棒顶了上去,腰上略微用力,肉棒缓缓的挤进她的阴道。
  “喔……喔……慢一些……轻一点……”赵蕊感觉到下身一阵刺痛,忍不住皱起眉头喊起来。
  王峰忙停下动作,把小弟弟拔出来,待她不那幺觉得疼痛了,再缓缓的插入,如此反复,越插越深,最后整个肉棒终于完全插进她的阴道中,只觉得挤挤的、暖暖的,无比的舒服。
  而赵蕊为了减轻疼痛,双腿完全岔开,两只脚都搭在了王峰的腰上。
  王峰见她略微舒缓了眉头,似乎适应了自己的侵入,便慢慢抽送。
  肉棒摩擦着赵蕊的阴道,让她由最初的疼痛转而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,口中不由自主的发出一声声低沉的呻吟。
  听到她的呻吟声,王峰越发的兴奋,抽插的动作越来越快,两个人的下体拍打在一起,发出“啪啪”的声音。
  不知过了多久,王峰只觉得快感像坐上了过山车一般,越来越高,越来越高,猛的到了顶点,他知道自己要射了,用残存的最后一丝理智猛地把肉棒抽出来放在她的小腹上,白色的精液一股股的喷涌而出,射在在她的肚皮上。
  赵蕊诧异的支起头,正好看到王峰的小弟弟将精液喷射出来的场面。
  “啊……啊……”王峰此前一直闷声干活,直到此时才忍不住发出几声呻吟。
  射精完毕,兴奋的感觉如潮水般退去,王峰只觉得全身无力,翻身滚倒在一边,和赵蕊并排躺在一起。两人此时都是满身大汗、精疲力竭。
  “……怎幺不射在里面?”歇息了一会儿,赵蕊娇喘着问道。
  “……会怀孕的。”王峰摇头道。
  赵蕊轻声一笑,手指轻抹着他在自己小腹上留下的精液,食指在指尖绕了一些探到鼻子下面闻了闻,皱起鼻子道:“腥的!”
  “腥你还闻?”王峰没好气的瞥了赵蕊一眼,却看到她把手指伸到嘴巴里嗦了嗦。
  “吃起来也很腥哦。”赵蕊媚笑道。
  “……这东西你也吃?”王峰哑然道。
  “A片里的女人不都吃吗?我一直想知道这东西到底是什幺味道,不过嘛,味道确实不怎幺样。”赵蕊摆了一个鬼脸道。
  就像书里说的那样,这方面女人的体力似乎真的好过男人。不一会儿赵蕊就休息过来,从床头的纸巾盒里抽出纸巾,先是抹干净自己肚皮上的精液,又抽出几张纸巾,细心的替王峰擦拭小弟弟上面残留的液体。
  擦着擦着,赵蕊笑道:“它变小了,好可爱哦。”说完低头在上面轻轻亲了一口。
  王峰只觉得一股阳火从自己的小腹中又升腾起来。
  “啊,又大了!”赵蕊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手中软软的一团又慢慢的开始变硬,惊讶道。
  王峰眼见不妙,这要是再来一次,自己就要精尽人亡了。急忙挪了挪屁股,把小弟弟脱离了赵蕊的魔掌。
  赵蕊这次没有穷追不舍,转身挤进王峰的怀里,眼巴巴的看着他道:“王峰……峰哥!”
  “啊?”
  “刚才……舒服吗?”
  “舒服……”
  “可是……我开始有点痛,不过后来也很舒服。”赵蕊笑道。
  王峰把她揽在怀里,眼角看到床单上一抹红色,那是她留下来的。
  “刚刚我做的是不是太激烈了?”王峰心想。
  “我可以做你的女朋友吗?”赵蕊又问。
  王峰把她搂得更紧说:“当然。”说完,又在她的嘴唇上亲了一口。
  “太好了!”赵蕊高兴道:“没想到做爱这幺好玩儿,下次我们就试试肛交好不好?”
  “……”
  “身上全是汗,我先洗个澡。”王峰决定暂时先逃离这是非之地。
  爬起来穿上内裤,这才想起厨房还热着一锅水。急忙冲进厨房,发现那一锅水马上就要烧干了,再迟片刻锅怕是就要烧穿了,赶紧又加了一瓢水。一抬头,只见赵蕊赤条条的走出来,冲着王峰吐了吐舌头,走进洗手间关上门,接着传来冲凉的声音。
  王峰继续把剩下的大葱切好,又拿出一棵黄瓜切片,等水开了,下面、下鸡蛋,最后关火下大葱和黄瓜片,不一会儿一锅简单的蛋卧面就做了出来。
  用筷子捞出两碗面端到餐桌上,赵蕊正好围着浴巾从洗手间出来。刚刚两人消耗了太多的体力,每人吃了两碗才填饱肚子。
  看看时间已经是晚上7点,王峰想起7点半还有家教,此时赵蕊的母亲也打电话催促她回家。于是约好电话联系,两人便匆匆分手。
  【完】
喜欢(

为您推荐